您现在当前位置: 首页 > 印象日照茶

印象日照茶

《印象日照茶》:茶杯里的绿色风暴

查看: 日期:2018-02-12 【字体:

《印象日照茶》引言

1966“南茶北引”在日照成功引种以来,日照茶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从寂寂无名的区域小品类茶到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再到农业部评出的全国17家优秀茶叶公共品牌,日照绿茶从而一跃成为了中国名茶。

日照茶承日月先照,生山海之间,历冰雪淬炼。这方水土成就了日照茶,日照茶也提升了日照的品位,给日照人带来了更多的乐趣,带来了发自内心的骄傲和难以掩饰的荣耀!

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角度感受日照茶,解读日照茶。从这期微信开始,我们圣谷山公众号将开设《印象日照茶》小栏目,意在邀请有缘的茶界大咖和文人学者谈一谈对日照茶的印象。基于本栏目的连续性和可操作性,受邀人的感想幅度可三言两语百八十字,亦可长篇大论,长短不限,一切顺其自然。根据篇幅的长短,栏目将在征得同意的前提下,对受邀请人做可长可短的介绍。

狗年2018年即将到来,我们将与读者一起期待《印象日照茶》的诞生,期待着这场饕餮大宴给每一位读者带来超出意料的美感享受!

第一期《印象日照茶》先邀请籍贯日照五莲的著名诗人王夫刚,看他与日照茶有着怎样的故事。

茶杯里的绿色风暴

王夫刚

茶是一种存在,一门学问;在山东,甚至在中国北方,日照绿茶是一种崭新的存在,一门由物及心的形而上道学问,堪与古老的蒙顶甘露和显赫的西湖龙井遥相呼应。 

大概半个世纪前,地处北纬35°的滨海城市日照引进绿茶栽植并获得成功,是为当代茶史上著名的“南茶北移”事件——其起因,其过程,多少带有一点突发奇想或者横空问世的味道,因为绿茶的生长对土壤、光照、雨水、温度等地理和气候条件有着苛刻的要求,愈往北去,离绿茶的家乡愈远,来自茶树生长以及茶叶制作的考验就愈明显,这从无所不能的百度所给出的答案可见一斑:“中国生产绿茶的范围极为广泛,河南、贵州、江西、安徽、浙江、江苏、四川、陕西(陕南)、湖南、湖北、广西、福建是我国的绿茶主产省份。”在这份南方骄傲的名单里,没有提到山东。

但与绿茶有缘的日照试图改变这种古即有之的现状,而且,也做到了:最新数据显示,日照茶园的种植面积已经接近三十万亩,不止是山东最大的绿茶生产基地,在秦岭淮河以北地区也无出其右,年产量则超过一万五千吨,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山东绿茶的半壁江山,尽管“山东绿茶的半壁江山”并不能从根本上对南方绿茶构成威胁。

上世纪80年代,我在老家五莲县户部乡一所山区中学读书(那时五莲的行政区划还隶属潍坊市),犹记往返路上,茶株成行,茶园成片——成长少年对茶的价值和美德几无所知,只觉得这些灌木状的绿植,比庄稼长得别出心裁,长得遵守纪律。户部乡在五莲山北麓,日照绿茶的主产区,则在五莲山以南地区,就地理纬度来说,户部乡生长的茶株在日照绿茶的局部竞争中似乎还占得了一丝微弱的优势(又向北方移动了几十公里),现在说起这些,颇有点显微镜下赞美家乡的勇气抑或嫌疑(好在赞美家乡是游子的权利)。

绿茶在日照栽植成功后,很长一段时间,过着一种自我的销声匿迹的生涯,并不广为人知,这固然与人们的生活习惯和当时的消费水准有关,但深层次的原因,是日照绿茶尚处于萌芽状态,尚不具备单打独斗的能力和由此生发的蓬勃野心,尚没有制订“当家做主”的规则和加冕“绿茶新贵”的思想准备。

及至新的世纪,日照绿茶突然发力,仿佛不经意间,掀起一次茶杯里的绿色风暴,在山东攻城略地,也在山东之外的消费市场渗透,蚕食,扩张,最终从及物的“日照绿茶”上升到了及意的“日照绿茶现象”,尊享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待遇,创造出一种始于日照绿茶而不止于日照绿茶的区域文化传奇深刻影响着日照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如今,来到日照旅游的人,吃海鲜大快朵颐,喝绿茶雅俗共赏,登五莲山谒拜晨钟暮鼓,已然成为习以为常的标配。可以说,如果没有绿茶这个产业,这个品牌,这个影响力,日照的现代性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几乎不能称之为完整的日照,而在三十年前,谁持有这样的观点,谁就可能会被视为信口开河或者痴人说梦。

日照绿茶虽然在茶史的横向对比和纵深较量中缺乏传统优势,日照茶企却已几度洗牌,饱经市场的风云教化和沧桑洗礼,曾经的主角沦为配角乃至出局,曾经的边缘身影进入华章节奏,在舞台中央大放异彩,笑傲江湖,均属事物的自身规律得以展开和验证,老友高建华十几年前创建日照圣谷山绿茶品牌,就属于后者。

关于圣谷山茶筚路蓝缕、脱颖而出的履历和传奇色彩——尤以十年前革命性地推出日照茶界首款红茶品种最为石破天惊,最新消息是,又有一款可能颠覆日照茶界观念的新茶品即将由他掀起盖头——解密的成就感总是远远多于分享秘密的期待和欢乐,这里不做赘述,我只想说,建华兄是一个有诗意、有人文情怀的企业家,有时甚或赤膊上阵,操刀诗文,虽然他更喜欢说自己只是一个当代茶人,兼有一些与生俱来的诗意和人文情怀而已。

不管怎样,要想经历和评判圣谷山茶的味道,就得亲自品尝圣谷山茶;要想体悟建华兄的“茶、诗和远方”情怀,就得走近他,了解他,当然,通过圣谷山茶系列产品也能间接实现与其对话的目标,前提是我们能够寻找到圣谷山茶持之以恒的内秀品质和不动声色的诗意追求。我庆幸我已两者皆历,并曾在早年写过一句孤芳自赏的寄语与建华兄共勉:有茶的人生不负韶光,有诗的命运无愧灵魂。无论茶人高建华还是他倾力倾心的圣谷山茶事业,都只是日照绿茶的一束追光,一个代表,一种当下缩影和时代构成,在队伍中木秀于林,在队伍之外自带气场,这既是圣谷山茶的产品坐标和社会担当,也是建华兄以一己之力献给日照绿茶的无限敬意。

日照是一个新兴城市,是我和建华兄的家乡,我们慷慨地赠予日照更多一些的偏爱和理解,慷慨地赠予日照绿茶更高一些的溢美之词,自是人伦常情——事实上,尽管苏轼有诗云“自看雪汤生珠玑”,又有诗云“从来佳茗似佳人”,但作为物质的茶叶,何曾奢望仅仅依赖溢美之词征服万千饮者的味蕾?在我们深爱过的这个世界,生有所恋,死有所惧,万物生生不息,一场茶杯里的绿色风暴,一次舌尖上的味蕾起义,足以抗衡黄海浪潮乃至太平洋一望无际的动荡和绝望,生活的哲学和生命的理想无非如此,必须如此:人类允许风雅颂在云朵上天马行空,翩翩起舞或者放声歌唱,但大地才是最有道理的学堂承担了我们的生存法则和乡愁教育。

20182月,济南八里洼

王夫刚,诗人,196912月生于山东五莲,现居济南。著有诗集《诗,或者歌》《粥中的愤怒》《正午偏后》《斯世同怀》《山河仍在》和诗文集《落日条款》《愿诗歌与我们的灵魂朝夕相遇》等,获过齐鲁文学奖、华文青年诗人奖、柔刚诗歌奖、阮章竞诗歌奖和《十月》年度诗歌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山东省诗词学会新诗委员会主任。


Copyright (C)2004-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08598号-1
日照圣谷山茶场有限公司
[X] 我的询盘篮
    No information in the Inquiry Basket.